首页| 文化| 汽车| 军事| 科技| 综合| 健康养生| 教育| 旅游| 时事| 社会| 体育| 娱乐| 国际| 财经|

学徒|你见过凌晨1点的屠宰场吗?小学弟带你体验猪肉检疫

2019-10-24 09:40:38 

(点击全屏以获得更好的观看效果)

《夜色下的猪肉守护者》

他们常年与猪打交道,确保进入市场的每头猪的安全,是猪肉安全的“第一守门人”。他们每天从晚上9点工作到凌晨4点多,一年到头过着黑白分明的生活。他们只在一年的第一个月的第一天休息,一年365天。

他们是动物检验检疫官员。本期《学徒》中,我来到东莞万江动物卫生监督研究所,凌晨1点走进猪肉屠宰场,近距离体验了这份熟悉又陌生的工作。

据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兽医和屠宰管理处主任蒋弘文说,在我省有7000多名这样的工作人员。他们常年坚守基层,履行职责,以确保普通人餐桌上猪肉的安全。他们的待遇不高,但工作压力不小,使命神圣,但关注度低。

东莞的刘海就是其中之一。

二十多年来,黑白颠倒了,“美国时代”已经过去。

刘海目前是万江动物卫生监督研究所屠宰检疫小组组长。自1997年6月毕业于茂名化州科协技工学校畜牧兽医专业(中专)以来,从事动物检验检疫工作已有20多年。

"委婉地说,我生活在美国时代."刘海笑着说道。晚上9点左右,这座喧闹的城市逐渐平静下来。这时,他真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头蹄体表面检疫、内脏检疫、胴体检疫、旋毛虫病检疫、一般检验、认证...我一手拿着刀,一手拿着铁钩,开始和邦和其他检疫官员一起检查悬挂在装配线上的活猪。

"这一页肺有病变,所以应该删掉."话音刚落,刘海已经迅速将疑似猪肺病变的东西扔进垃圾桶,让我盯着观察。在装配线上站了很长时间后,我几乎无法识别内脏中的一些问题的任何线索。

“这是我们屠宰场同时检疫的地方。在猪进入屠宰场之前,我们必须进入屠宰场进行检疫。”万江动物卫生监督研究所所长谢郭淮说,猪在被运到屠宰厂时不会立即被屠宰。为了防止病猪混入,有必要在卸货前检查它们是否有动物检疫证书,然后将猪放在寄养区观察6小时以上。此时,检验检疫官员将每两小时检查一次寄养猪。如果没有可疑情况,他们可以进入屠宰区。

"无论是进入检疫区还是屠宰场,都没有任何粗心大意的余地."谢郭淮说,目前,万江动物卫生监督研究所共有49名检验检疫人员,他们是分组管理的。屠宰场检疫分三班进行,主要检查非洲猪瘟、猪瘟、口蹄疫等14种动物传染病和寄生虫病。

午夜过后,邦在那天完成了屠宰场的检疫工作,他准备回家休息。“除了第一个月的第一天之外,我必须在明天早上,一年365天,每天都回去工作。”刘海憨笑着说道。

每天晚上“抚摸”1000多头猪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经历了短暂的刘海后,我逐渐适应了嘈杂的环境和轻微的难闻气味。新奇感消失后,我看着刘海,心想:在20多年里,白天和黑夜颠倒过来,每晚的精神必须高度集中。我是怎么坚持的?

目前,他的小组共有17人,平均每天要隔离3600头猪。一头猪必须经过几个人的检查过程。根据计算,一个人必须在一夜之内大规模检查1200头猪。

不仅如此,邦的工作也面临一些危险。根据相关规定,一旦发现猪肉问题,整批猪都会得到处理。“一头猪重200多公斤,一批100多头猪重20,000多公斤。现在,每公斤超过10元,近40万元,一旦处理,“猪主”将遭受重大损失。刘海是一笔钱。

因此,如果猪肉有任何问题,检验检疫人员在处理时也会面临很大的压力。“我记得有一次,当我和我的同事处理一批有问题的猪肉时,只有9个头和10个头,人们威胁要打我。”砰的一声说道。

努力工作只是一个方面。刘海鑫也对花太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感到内疚。他的情人是幼儿园老师。由于工作和休息时间的不同,他很少见到妻子和孩子。“通常,一家人只在晚餐时见面。当然,这个行业的人都是这样的,不仅仅是我。”

尽管如此,邦还是爱上了这份工作。

“我们有工作服。我们为此感到骄傲,就像人民警察一样!”邦直截了当地说,猪肉进入市场必须经过他自己的手。每当他在市场上看到印有自己印章的猪肉时,一种职业自豪感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。只有他能理解这种感觉。

时代变迁带来新挑战

“我过去只是做检疫员的工作,但现在我不仅要考虑工作,还要考虑管理。”随着时间的推移,邦的工作经历了新的变化和新的挑战。

不仅如此,新设备和新技术的引入也对邦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例如,2018年,研究所成立了万江兽医实验室,主要负责万江街动物疫病的监测、诊断、流行病学调查、药物残留检测等技术工作。根据县兽医实验室建设要求,12个功能区共配备60多台检测仪器设备,包括综合检测室、病原体室、pcr室和档案室。“为了适应我们当前的工作,我们都需要重新理解和掌握这些设备。”砰的一声说道。

“我们的屠宰场正在不断提高机械化和自动化水平,并计划在未来走向智能化。”谢郭淮边走边说,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食品安全,猪肉检疫更加严格。

但是不管怎样,邦总是在不断的探索中取得进步。例如,他总是认真对待额外的检疫辊密封。“至少清楚,盖不清楚的人没有办法判断……”每当谈到这一点,邦就会想起他的学徒生涯。

那是20世纪90年代,他的主人姓张。那时,当他刚进入队列时,他站在主人旁边看着它。然后他在主人的检疫猪肉上盖章。"我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快速清晰地建造装配线。"砰的一声说道。

《学徒》南方在线

[规划]谢思佳

[总体规划]郑佳欣小戈文

[编舞/电影制片人]李和秦煌

[记者/学徒]秦煌李和

[实习生]郭进

[作家]李和;秦煌

[消息来源]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No的南方客户。~自营职业者没有。~自营职业者没有。~每日新闻经济部学徒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ununzip.com 轻纺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